這是一個近乎可笑的命題。因為對熱衷於誘人的胸部或著迷人於其他人體部位的人們,對一雙臭腳實在提不起興趣。可對這雙一直以來忠心耿耿為我服務的腳,我必須以感恩的心予以面對。

我的雙腳或者說是雙腿,外形顯得修長,他們的表面布著一些黑色的柔軟物質。如果將這雙腳裸露於外,看得出這就是一雙男性的腳。相對於喜歡美腿香腳的人而言,我的雙腳完全缺乏迷人的色彩。這當然不是我的缺限或悲哀,而是作為男人的腳的固有特色。

儘管這樣,可我還是愛惜自己的這雙腳,我每天都要給它們做至少一次的清洗,以保證雙腳不至於氣味太濃,從而不至於被別人說我的腳臭。但是,對於腳的問題,其實不在於氣味,而是在於是否行得正、走得穩的問題,這個問題決定著一個人走路的姿勢與走向何方的問題。

veda salon 好唔好2

可以肯定,腳是用來走路的。如果不是,那麼這個人就一定出了什麼問題,,腳出了問題的人,如果要走路,那他就只能倒著走路。我小時候曾學著用雙手倒著走路,可走不出三步就會摔倒。這是我孩時與夥伴們做的一種遊戲,這種遊戲沒什麼目的,純粹是為了好玩。可到長大後,我發現一些人的雙腳似乎失去了固有的功能,他們走路的方式與眾不同,腳,這時對他們而言,具有莫名其妙的意味。

我的腳天天都會走路,無論平坦的路,還是崎嶇的路,不管寬廣的路,還是狹窄的路,我的雙腳都可以走。我走路的姿勢是獨立的,我會根據路況的好壞合適地調整腳步的大小,當然還會根據自己的心情選擇是漫步還是跑步。在人為地設置了很多障礙物的路上,我喜歡那種自由自在的走路方式。

許多年前,我的雙腳在父母的驚訝中邁出了人生的第一步。從此之後,我的腳走過了多少路?這是一個極其愚蠢的疑問。但我還是想知道,儘管沒有答案。可我會觀察自己這雙天天被鞋襪裹著的腳,通過腳板皮的厚度與硬度,我知道我走的路不太多,充其量我走過的路,儘是些微不足道的路。要走的路還在後頭,這是大家公認的一種說法。

3

你不要認為只有好看的雙手才會被人欣賞,或者說被人拿捏。其實,一雙腳在一定的時候,也是可以被人看重的。但這樣的腳應該是雪白的,應該是性感與充滿色彩的,這樣的雙腳在男人眼前具有難以抵制的魅力。因為這樣的腳,讓一些男人的腳心不由己地走到不為人知的暗處,一雙腳與另一雙腳要曖昧地交結到一起。所以腳與腳之間的關係,就顯得這樣地不明不白。我討厭這樣的腳。

我的腳必須在陽光下運動,因為我走的路,必須合乎我雙腳走路的規則。永遠向前,這是我雙腳的責任。當然,為了調整自己的走路姿勢或糾正走路的方向,有時候我允許我的雙腳,在必要的時候後退幾步做短暫的休整。在人生的道路上,我的腳不但讓我走過生命之旅,更重要的是腳讓我知道了世間的路並不好走。當脫下鞋認真地端詳一雙腳,從腳的顏色和腳的硬度,可以看出一個人是怎樣一路走過來的。這是腳的宿命。

我看過許多與泥巴打交道的雙腳,這些不習慣與鞋襪打交道的腳,與土地的關係密切。這些腳雖然顏色黝黑,骨節粗大,在審美觀點上絕對不能引起他人的注意,但這些腳卻是真正能走路的腳。我們的糧食就靠他們的腳從泥土裡走出來。我的這雙成天被鞋襪裹著的皮膚光滑的雙腳,在他們的腳面前顯得蒼白無力。

4

行得穩,走得正,這是一個鍵全人必須保持的走路姿勢,也是考量一個人行為規則的一種方法。各種有形或無形的走路方式,會影響到身邊的人。如「邯鄲學步」就是一個典型的個案。在我年少的時,我的父母及長輩們常常對我說:走路要同好伴。這話看似平常,可對一個的成長很重要。當一個人在走路時同錯伴,就很有可能走上歪門斜道,甚至走上一條不歸路。

我依靠雙腳走路,並以雙腳的站立,努力地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。這是一種理想,雖然要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是多麼的不容易,但現實上,我跟許多真正的男人一樣,沒有在走路中向任何人屈過膝。我要靠自己的雙腳走路,正如我用自己的雙手創造人生價值,我要用雙腳走出一條人生的光明大路。

一雙腳,一些人寧願向別人跪下,是為了自己的生存才不得不向他人求助。那是被生活所迫的腳,同時也是殘疾的或是年老體邁的腳,這樣的腳值得同情。可是也有些健康的腳,卻喜歡隨時準備向他們下跪。這是一雙可憐的腳,也是一雙奴顏卑膝的腳。

5

腳與路是對應的,有路的地方,就一定有腳在行走著。當然也希望凡有腳的地方,就有路在那兒。只是,我看到這麼一種現象:明明有那麼多想走路的腳,有人卻無處伸足,或者有各種各樣的東西束縛著想走路的腳。我希望每一雙腳都是自由的,在走路的時候就像行雲流水。

不同的腳應適合於不同的鞋,這樣才有利於走路。有些人之所以走路時摔倒了,摔倒後有的頭破血流,有的傷筋動骨,甚至再也爬不起來了。原因在於,一是他們穿錯了鞋,二是他們走路的姿勢不對,三是選擇的路不對。因此,關於腳與鞋與路的辯證關係,人們一直都在爭論不休。總之,當有人摔了跤後,別人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:走路要小心啊!其實,每個人都摔倒過,區別在於摔倒的方式或程度不同。有的人在走路人被別人故意絆倒,而有的人卻是因為自己走上陰暗或錯誤的路不得不跌倒。

雙腳踩在地上,會留下有形或無形的腳印,這是我們行走於世的佐證。是的,無論什麼人,都應該腳踏實地。即使是平凡的足跡,只要踏實地走,也可以讓人足下生輝。我知道,走路要專心,並要堅持走好自己選擇的路。對於腳踏有只船的人,或者走路東張西望的人,總逃不過翻船或跌倒的宿命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青山翠谷賞琴音

dpc5vm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