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綵燈,綠樹,紅花,小狗,映在河水裡的倒影,隨著微波不停地晃動著。那些人影兒,更是姿態各異。

岸邊的亭子下,一群的人正在靜靜地聽著一首一首歌兒。這裡,可是大伙自娛自樂的好場所。歌者,輪流登場。樂隊,也是大家自己組合的。對美好生活的讚美,對美好明天的憧憬,皆從內心深處釋放出來。當一首《望月》的歌聲響起時,全場立刻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。

「小華這樣的孩子,怎麼會拄起枴杖呢?」一個老太太有點惋惜地說。

「是啊,多漂亮的孩子啊!」一位中年婦女接著說。

「小華的嗓子這麼好,要不是殘疾,定會成為歌星的!」一個戴眼鏡的男子道。

聽著大伙的議論,站在人群後邊的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女子流淚了。是呵,多好的閨女,怎麼會成為殘疾人了呢?那都怪自己啊。那天,自己騎著自行車送她去上學,行到一個拐彎處,一輛摩托車飛也似的從對面開了過來,一下子把她們撞到旁邊的溝裡,摔成了重傷。住了好長時間的院,命保住了,可自己和女兒都成了殘疾人。女兒行走要靠雙拐,自己行走只能靠輪椅。有好幾次,女兒摟著自己的脖子說:媽媽我不想活了,班上的同學都喊我叫「鐵拐李」,我實在受不了了。她自己勸女兒說:「鐵拐李」可是八仙之一啊,是個人人敬重的神人啦。你要是經過努力,真的成了「鐵拐李」,一定會比他們強的。聽了媽媽的話,女兒似有所悟地點了點頭,從此不再為「鐵拐李」的名兒煩惱了。女兒出事前一直愛唱歌,經常參加學校的演出活動,他那活潑的性格特別惹人喜愛。如今可不能讓女兒消沉下去,要讓她重新開朗起來。自己把女兒帶過來,讓她站到人前聽歌,慢慢地又鼓勵她上台唱上一兩首。女兒的歌聲優美,每次上台,都會贏得一次又一次的掌聲。不過,自己也在常常責備自己,那次送女兒上學要是遲一點,或者走另一條路,就不會發生那樣的車禍了。

「各位叔叔阿姨,哥哥姐姐,你們好!感謝你們這幾年對我的支持、鼓勵、熱愛。上個星期天,我未能來給大家唱歌,我是去參加省裡的一個殘疾人歌手比賽的。經過多輪篩選,我榮登榜首,獲得了冠軍,我還被省殘疾人藝術團收為正式演員。在此,我特別要感謝大家。今天啊,我還要感謝我的殘疾人媽媽!是她鼓勵我一步一步走了過來。我要把《燭光裡的媽媽》獻給媽媽和在座的各位母親。」小華的話音剛落,掌聲便如潮水一般響起來。

人們順著小華手指的方向,大伙驚呆了,那不是市殘疾人慈善協會的俞會長嗎?隨著大伙的目光,俞會長用雙手推轉著輪椅一步一步向中央走了過來。此時,一男一女兩個青年手捧著鮮花在人群中站了起來,向俞會長走來。看著兩個年輕人站起了身,有人走上前攙扶他們。這兩個是一對相戀已久的盲人,俞會長視他們為自己的親骨肉,用自己的補償費幫他們讀完了高中,還幫他們找了一份工作。俞會長對兩個年輕人說:「孩子,只veda salon 差要努力,沒有過不去的坎!」兩個年輕人點了點頭。

從台上走到母親身邊的小華,拉著母親的手說:「媽媽,謝謝你!」「孩子,任何時候都不要埋沒自己!」「是的,不埋沒自己!」小華、兩個盲人邊齊聲回答邊緊緊地相擁在俞會長的懷裡。

此刻,全場的人齊聲唱起了《好人一身平安》的歌來,那悅耳動聽的旋律在廣場上空迴響著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青山翠谷賞琴音

dpc5vm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