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又住了半個月醫院了,而且這一次已經是第三次因為腰椎間盤突出症住醫院了,一點不見效果,我來的時候因為疼得睡不著覺,無法上班才住到醫院裡來的,可是又半個月下來仍然日夜鬧騰,你說一個人老是不睡覺,這個人不就玩完了嗎?因為是老病號,跟醫生就比較熟悉,於是打算跟醫生理論理論,老這麼下去也不是個事兒。

主治醫師姓胡,我很客氣地對胡大夫說:「胡大夫,您的醫療方案是否調整一下?您看我住了半個月了,腰部的疼痛絲毫沒有減輕,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覺這也不是個事兒呀!」

胡醫生笑一笑說:「病人的腰疼,醫生的頭疼,病來如山倒,病去如抽絲,這麼簡單的道理你一個博士,難道不知道?」

我說:「療效不顯著,只能從兩個方面考慮:其一,診斷有誤;其二,治療方案不佳。已經確診我這是可逆性腰椎間盤突出症,就是說通過保守性治療是可以大見療效的;現在第三次住院又有半個月了,還是寢食難安,只能考慮是不是治療方案的問題了。」veda salon 差胡醫生說:「我們跟您使用了消炎藥物進行輸液、牽引、中頻治療儀、熏蒸,該用的醫療手段我們都用上了,您說我們如何調整?」

我說:「就比如說中頻治療儀的使用你們就不太合適,哪裡特別痛治哪兒,這叫頭痛醫頭腳痛醫腳,治標不治本所以療效不顯著,應該疏通從腰部到足底各個穴位效果才更好。」

胡醫生終於不高興了:「你別以為我姓胡,就胡來,是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?我們治療病人也是有根據的,根據需要進行施治。其實說一句不好聽的話,您比我們醫生精神狀態好多了,您白天不怎麼睡覺,您連晚上也不怎麼睡覺;您看我們哪一個醫生比您的精神好?我們當醫生的都處於亞健康狀態,可是有誰關心過我們?魯迅先生說的『吃的草,擠出來的是奶』那就是說我們醫生的。您就知足吧!」

我是學中文的,可是從沒聽說魯迅先生這句話是褒獎醫生的,魯迅先生自己也是學醫的,如果這話是褒獎醫生,那不就是褒獎他自己?這顯然是貶低了魯迅先生的人格,但是你已經無法跟胡醫生再理論下去了,在胡醫生看來,睡不著就是精神好,我們鄰居有一個瘋子,他時常半夜起來罵人,那麼他的精神狀態應該更佳,身體更健康,精神病院可以給每一個瘋子頒發一份《健康證書》。我憋著一肚子氣回到病房,把剛才胡醫生的話向病友們訴說了一下。有一個女病友說:「你才住了幾天就想有效果呀?我都住了三個多月了,不還不是直不起腰來?胡醫生說了,慢性病慢慢治,這符合事物發展的一般規律。」另一個男病友說:「您就算不錯了,您走著進來的,現在還能走出去,我是走著進來的,現在卻躺下了,走不出去了。胡醫生對我說,事物是發展變化的,就像海上的波浪一樣,我來的時候病情在低谷區,進來以後就達到了波峰,所以就嚴重了,要耐心等待下一個波谷的到來,合著我這人就只能在風口浪尖上過日子了?這一輩子都沒指望了。」聽了病友們的議論,我決定買一個中頻治療儀回家自己治療,我再一次去找胡醫生向他說明我的想法。

胡醫生說:「我們醫院不是菜園子門,您想進就進,您想出就能出的,我們必須對您的病情有一個交代,或者把您治好了,或者把您治死了,那時候才可以出院。」

我說:「你治不好,又治不死我,我這後半生就在醫院裡度過了?這不是長把傘,撐起來了?」

萬般無奈之下我只得動用關係走後門出了醫院,按照我自己掌握的知識,對各個穴位逐一電療,不出一周疼痛感完全消失。隔天又碰到胡大夫,他對我說:「我說什麼來著?您看您精神多好!您比醫生還健康。」

當胡醫生再次說這句話的時候,我明白了——他指的不只是身體,或許還有別的什麼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青山翠谷賞琴音

dpc5vm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