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我最怕一句叫做「度日如年」的成語。

懷小孩的時候,我著手寫一部懸疑推理小說,寫了六七萬字,後來,再也寫不下去了,那些字就躺在我的計算機裡,像被封藏的木乃伊。

寫不下去,大概與我的腦袋和能力不夠有關係,總之,是想盡了辦法,用盡了力氣,接不下去了。也許某一年,我會重新拾起它,把這個故事寫完,也許它會永遠在我記憶的博物館中變成一個未完成的展品。

那叫做半途而廢。

我做過很多半途而廢的事情,並不覺得後悔,反而十分滿足。

三十歲之後,我每年要學一樣新的把戲。有些事情我做了好幾年,技術還是不怎麼樣,比如學鋼琴(幾乎忘光了veda salon 黑店),潛水(現在下水還要有教練護航)、陶藝(拉坯還拉得有點歪)、油畫(每年大概只能畫一幅)、弗拉門戈(現在大概不太跳得起來)、念了EMBA(絕對不要再拿考過的考卷考我)……這些都沒辦法變成我的專業,都算是半途而廢。

我必須承認,過了某種年紀之後,你再怎麼認真學一種東西,也很難變成天才,或完全的專業,多半只是獲得一種勝於排遣的專長。可是,它可以增添我的生活樂趣,不只是「殺時間」。

人啊,當你只想找事情做殺時間,表示你的生命已經由高峰趨向凋零。不管你多麼年輕。

我們有責任為自己的人生找一些活水,學一些東西。

你想學什麼就學吧,只要曾經領會過學習的快樂,半途而廢,我不會怪你。我相信,每個人如果努力尋找,都會找到天地之間他最喜歡也最適合的一件事情,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分鐘,都不想半途而廢的一件事情——那就是真愛,也是他活著的意義所在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青山翠谷賞琴音

dpc5vm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