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初的心,本是天然的樂坊,能奏出迷人的天籟。每個人veda salon 好唔好,都有機會成為人生的演奏家。不論歡欣,還是悲苦,都可以調出不同的音色。法國作家朱爾·勒納爾說過,做一星期的正派人要比做十五分鐘的英雄困難得多。是啊,世間最不可揣度的是人心。在生活的水面上,有的人可以成為浮萍,有的人可以成為航標。

同樣是墜落,有的靈魂是沉淪,有的靈魂是沉澱;同樣是升騰,有的靈魂是煙花,有的靈魂是翅膀。人到中年,越來越感到歲月的壓迫。生活驅趕著我們,一直走,一直走。在一個慾望與另一個慾望之間,跑個不停,像一個剛剛學步的孩子,渴望奔跑,卻不停地跌倒。

我們就這樣習慣了奔跑,盯著前面的慾望號街車,我們不會認錯它,就像絕對不會認錯鈔票一樣,哪怕那鈔票上沾著油垢、汗漬、血和病毒。我們奔跑著,略去了身邊的許多好光陰,也關緊了心口的窗子,錯過了人與人之間的許多好景致。

作家錢海燕說過:現在的人敞開心胸,大概只有在手術台上。我們把心設防得太緊,不留一絲縫隙是怕外面的風雨,吹痛淋傷了自己,也是害怕自己的莊稼被別人收割,哪怕僅僅一根稻穗。人要學會盡力去降低一些慾望,那時你會發現,你真的可以變得很輕盈。

每個人從降生的時候起,上帝都會在他們幼小的心上,放置一根琴弦。有些人懂得呵護,演奏一生,陶醉了別人也愉悅了自己;有的人不懂珍惜,只為功利而忙,冷落了那琴弦,時間一長,鼠咬蟲蝕,弦便斷了……我們應試著把心打開,讓陽光來彈奏我們的琴弦。

陽光怎樣教導一株小樹,我們就怎樣教導我們的孩子們。愛長多高就長多高吧,把歡樂拴在風的尾巴上。讓我們的孩子貼緊我們的胸膛,告訴她們,她們也有屬於她們自己的琴弦,琴弦上有月光,有火焰,有花朵,有海洋。一生能彈出多少動聽的音色,就能領略多少迷人的風光。最初的小小的心啊,本就是天然的樂坊!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青山翠谷賞琴音

dpc5vm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