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據說牛海是個帶肚子,腹裡無爺。就是他還沒生出來,爹就死了。母親正年輕,難熬一輩子清燈孤影,便改嫁到了別莊上。該著牛海少年命苦,不等成人,後爹又在一次開山打石時被炮崩飛了。孤兒寡母的艱辛日子可想而知。好在牛海很聽話,也很勤奮刻苦,上學、工作、提干,一直順利,十年前就混到了副鄉長的位子上。要不是那年有人舉報,說建築鄉辦公大樓時他收了承包方幾萬塊錢的紅包,也許他早就當上縣官了。儘管事實有些出入,但上邊還是給他記了一過。因此,牛海副鄉長的官職算升到頂了。眼看著一個個沒啥球本事的同事和下級,都吹吹呼呼地提拔到了縣裡,他惱啊悔啊。

就在這個時候,老娘病了。老娘可是他最疼愛最掛心的人。他請下假來,親自帶著老娘跑市裡看跑省裡看,最終還是確診為癌症晚期。

看著滴水不進的老娘,躺在病床上一日不如一日,生命將油盡燈熄,牛海無力回天,心如刀割。俗話說,爹的恩情還好報,娘的恩情報不完。本想讓從苦難中熬過來的老娘,在晚年多享些幸福,哪料她老人家這麼早將撒手歸天。一片孝心還怎麼盡呢?牛海打算著一定要把老娘的喪事辦大辦好,這樣才能得到些安慰。

他把這個想法給親友們一說,親友們立刻就張羅開了。購物的購物,搭棚的搭棚,連扎紙的和嗩吶班子都通知到了。而就在此刻,老娘也嚥下了那最後一口氣。

veda salon 差只是老娘在臨終前說的那一句話,牛海不能不聽。老娘說;「多虧了鄉親們,才有了咱娘兒倆的今天,我的喪事,你只能待客,決不能收禮。」牛海只好含淚點頭答應。

出殯那天,聽說牛鄉長要為母親大發喪,且待客不收禮,全鄉上下的幹部們鄉親們紛紛從四面八方趕來,哀悼弔唁,有的甚至披麻戴孝跪棚當孝子,哭聲連天。有的來也是為了專門白吃一頓。為此,牛鄉長操辦了近百桌酒席,花費了四五萬,一分錢沒收。

牛鄉長為老娘發喪待客不收禮的消息傳到了縣裡,正是抓黨風廉政的時候,縣領導非常賞識,在全縣樹牛鄉長為榜樣,不久,牛鄉長也破格提升了一級調進了縣城。

牛鄉長常趴在老娘的遺像前,痛苦流涕......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青山翠谷賞琴音

dpc5vm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