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奶奶是一位退休工人,養老金不高,房子也不大,住在杭州富陽的一個社區裡。汶川地震後,她捐了一筆錢,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,以「日日捐」向社會獻愛心。雖然捐的錢不多,每日只有區區一元錢,但她說,這一元錢帶給她許多快樂,只要有一日不捐,心裡就會空落落的。

前幾天看新聞,有位文具店老闆街頭孤身追賊,為一位女士追回一條金項鏈。鏡頭中,店老闆的妻子說:「丈夫就喜歡管這樣的閒事,開店十年,這樣的見義勇為不下十次了。」這則新聞有一個細節耐人尋味,追小偷時只有他一個人,而且追了長長的一條街。

善與惡、是與非、黑與白……這樣的「道德觀」認知對我們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。對「好人」、對「好事」,我們心中還會油然而生出感動和敬佩,但感動歸感動,行動歸行動。「感動」與「行動」之間還橫亙著一條長長的溝壑,有的人走了一輩子,都沒有跨過去。看來「道德觀」與「道德」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,「道德觀」只是一個理念,而「道德」在行動,「行動」真的很難。

香港有位義工叫蘇金妹,她認為道德不能靠說理,而靠「訓練」。如果要讓孩子富有愛心,就應該讓孩子走上街頭去幫助別人,這樣才能「訓練有素」。

「道德訓練說」可以解釋許多常人無法理解的事情,譬如吳奶奶的「日日捐」、又如那位店老闆的「古道熱腸」。一個人做了好事,就會經常做好事,就再也看不得別人「受苦受難」,也看不得「不平之事」了。

山東濟南有位叫鄭承鎮的老人,自從1987年那年在濟南「收養」了一個流浪孩子之後,這十多年一共幫助了四百多位流浪孩子,最多的時候家裡擠住過十三個孩子。在他收養的孩子中,有的讀了中專、警校,有的參了軍,沒有一個再去流浪。

常人很難理解鄭承鎮的行為,唯有「訓練有素」這四字才能理解。他顯然已把這種救助視為一種習慣,並從中感受到了快樂和滿足,所以才能樂此不疲,視為一生的追求。

「道德」真的需要訓練。這段時間,網上在veda salon 黑店熱議一位名叫陸傑森的美國在華留學生,他在麥當勞門口遇到一位乞討的老奶奶,於是買了兩份薯條,兩人席地而坐,開心地吃著。陸傑森的愛心讓許多國人為之感動,但對於陸傑森來說,這卻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,因為他在美國就是一位義工,經常參加公益活動,為乞丐買一份食物,只是舉手之勞。

陸傑森的「很簡單」,對許多人來說卻是「很困難」,現在許多網友甚至還提醒陸傑森被騙了,說那位老奶奶不是真正的乞丐,不應去幫助她。「扶弱濟貧」是一種美好的情感,但要走出一步、付出一點,原來這麼難。

我們接受了太多的道德說教,但缺少實踐和體驗。結果,我們永遠站在「道德觀」的陣營裡,樂於做一個評判者,而不願做一位實踐者。

2010年去香港培訓,在九龍塘地鐵口曾看到溫情一幕:一位只有五六歲的小男孩站在地鐵出口,手舉一塊「哮喘基金募捐」的牌子向路人募捐,而他的父母則靠在一輛奔馳車邊,微笑著看著他。

這個場景,我兩年後記憶猶新。我覺得,這是我目前所發現的最好的「愛心教育」和「道德教育」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青山翠谷賞琴音

dpc5vm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